叫我六月啦!

“任是有,千种光辉,万般风流,
“不及当年旷野繁花一瞥。”

T:话说大家未来理想的状态都是什么样的呀!

是INFJ,,,

想要成为高中小朋友们又酷又温柔的老师。想要保护好我的小朋友们。为了前去与我的小朋友们见面,今天也在奋斗的路上。

T:infj的人会循规蹈矩吗?

INFJ不请自来。

规矩就像公交车上的逃生窗吧,如果不是必要的情况下不需要打破,放在那里就好了,在规矩的范围内活动就行了。但如果是必要的情况下规矩该突破就必须突破。人不能被规矩的框架束缚。

T:大家会对自己超讨厌的人干嘛

INFJ,

会想要杀掉他/她哦。

但是自己知道不行。努力地克制自己,不要伤害别人。

T:INFJ怎么缓解压力

同INFJ,个人经验是,别想。

如果发觉自己的思想飘到了不合时宜的地方,及时地打断,并可以给自己一点小小的惩罚。比如我会拿笔末端敲敲自己的脑门。

少想,很大程度上能减少精神力的消耗,一定程度上缓解压力和内耗。

【双花】轻轻地拥抱你一下

意识流短打,521快乐!没想到吧两天连更!


“孙哲平!”

被叫到名字的人一脸迷茫的转过身,深黑色的眼睛里倒映着少年弯起的眼角,和漫天的蓝紫暮色。


张佳乐紧走几步,伸手搂住他的腰。

“让我轻轻的拥抱一下……”

他转过脸,把耳朵贴在恋人的胸口,听他沉稳有力的心跳。是和自己一样的节奏,一样的频率。


是心动的声音。张佳乐想。不禁漏出了两声傻笑。


又是一个百花的正副队自行加训到食堂没饭的傍晚。在彼此都无意无心的拌嘴中他们达成了叫外卖的共识,准备回宿舍看比赛录像,再研究研究战术和打法。

这还是一个热力充足的夏日,一个为了荣耀而全神贯注的忙碌着的平日,一个会有劳累的平日。他们在忙碌的间隙里,在昼夜温差逐渐浮现的黄昏里,分享一个轻轻的拥抱。


暖烘烘的,热乎乎的,让人心动的,让人平静的,让人在建大的风里有所倚仗的,让人在忙碌的生活里有所微笑的,一个轻轻的拥抱。

他们停在训练大楼向宿舍的连廊里,分享一个拥抱,分享彼此的心跳,分享一个刮着大风的傍晚,所有的宁静和甜蜜。


“好吧。”

张佳乐的耳朵被紧贴着的胸腔震了两下。

孙哲平闷笑着说。

“那也让我轻轻的亲一下好了。”

【唐多】唐刀

文艺复兴摩多摩多!趁突然热情爆发多写点!

二十三的大学生兼职冒险协会社畜×十九岁的引导者  

瞎写的,他俩的年龄差我已经完全忘了……

坦白讲我没有那么熟悉这俩小朋友真是写得束手束脚的……感觉自己在翻来倒去的说车轱辘话😢😢😢我太菜了我土下座


墨多多有一把唐刀。唐晓翼不知道。


这本该无比正常。大西洋船王严肃地指出这一点。他唐晓翼在密密尔温泉水里泡了好几年,没泡发都算不错了,哪可能事无巨细地知道他家小朋友的细枝末节。

然而他毕竟从那黑咕隆咚的泉眼里爬出来好几年了,恋爱什么的也谈了一年有余。可如果不是受协会之托前往谜境一探虚实的途中遇见了他带着一群小朋友的小朋友,他甚至不会知道他记忆里的那个问题多多,笨蛋多多,那个需要他护在身后的多多,竟然有一把刀。


唐晓翼从密密尔温泉里出来好几年,病好得七七八八,连后遗症都没有留下。他顺理成章地继续接受高等教育,受埃克思之托业余替协会做做兼职探一探各类谜境。墨多多十六岁开始做新生破谜小队的引导者,十七岁保送了他的学校,一年前他们在一起。冒险,生活,学习,拌嘴,偶尔小学生一样吵架,同过去别无二致,像是唐晓翼从没离开过。久而久之甚至唐晓翼自己也模糊了海龟岛地下的那一番记忆。生活本该如此。有宿舍窗台的花和他的不经逗的小朋友。


直到他此次西藏之行。

协会的委托只是确认香格里拉谜境的状态,确定它是否遭到人类有意或无意的破坏,对他而言甚至不算工作,公费旅游而已。却不想在半途上遇见了墨大侦探引导的小鬼头们,以及某些阴魂不散的老熟人。


鬼影迷踪真如他们的名字一般,神出鬼没。西藏,位于全世界海拔最高的高原青藏高原,本是一片净土,来者也大多心怀虔诚前来朝拜,却不想有朝一日也会被一帮乌合之众坏了清净。

年纪不过初中的小鬼们瞪着眼,义愤填膺的谴责这帮坏蛋。唐晓翼伸手抚着洛基的鬃毛——西藏是洛基长大的地方,洛基更是不允许这群人在此放肆——手警惕地按住了腰间的藏银刀。

他偏头瞟了一眼墨多多,意外地发现他脸上的神情不是激愤,是为唐晓翼少见的冷静。

真是长大了啊大侦探。他心想。目光紧紧盯住手中紧握着秘境珍宝的贪婪窃贼们,几乎不动嘴唇的说:“洛基。听我数到三。”

“一……二……三。”

狼王伸展四肢冲锋,爪子一扬便扫开一片人。唐晓翼抽刀上前,几下便从宵小手中夺回了珍贵的佛骨舍利。

“墨多多!接着!”他吆喝一声,扬手向多多的方向丢过去,转身迎战剩下的杂鱼。


或许是因为转身转得急了,唐装的衣摆带起一片风。西藏的珍宝没有如料想般落进墨多多的手里,却是被小破谜者们接住了。

虾兵蟹将们见状,立刻向孩子们那里直冲过去。唐晓翼也是这时发现了自己的过失,转身要往回追,却被墨多多手中刀剑的银光晃在了原地。

少年穿着白衬衫和格纹长裤,领口打了红色的短领带,好好学生的样子。他身量高了,握刀的手很稳,微微弯低了身体放低了重心,刀刃沉稳地护住身后的孩子。


刀光晃住了鬼影迷踪的杂鱼。他们大多迟疑地停在了原地,就算有一两个亡命之徒也被刀背敲晕,没了威胁。

领头的小头目慌慌张张地哼了声,像所有动画片的反派一样说了几句强撑场面的台词,灰溜溜地逃走了。

墨多多收了刀,站在西藏格外明澈的阳光里笑着喊他。

唐晓翼于是也便收刀,向他缓缓走过去。

他从没如此认真地打量少年。看他长开的眉眼,单薄的肩膀,看他一身齐整的学生装束和格格不入的一柄唐刀。

这是值得纪念的历史性的一刻,世界冒险协会特聘兼职,年少有为的破谜者,羽之冒险队队长,dodo冒险队引导者唐晓翼,突如其来难能可贵地发现,墨多多长大了。


“你不觉得你发现的晚了点吗?”亚瑟一脸不忍的望着他,“你们恋爱都谈了一年多了吧?现在发现他是个大人了,那你之前是在犯罪吗?”

“是啊我们恋爱都谈了一年了我还不知道他有把唐刀。”唐晓翼微笑着说。

亚瑟无语:“你也没有把你家古董店的每一件古董给多多介绍过吧?”

“我很确定我家古董店的古董不会危害到我和墨某的安全。”唐晓翼笑的有些咬牙切齿了。

“可别告诉我你是因为安全问题才咬住那把刀不放的。”亚瑟抿一口红茶,“如果真的那么介意,直接找多多说清楚不就好了?我反正是帮不上忙的哦。”


唐晓翼确实不是很在意安全问题。反正就算是墨章鱼真有一天想拿他那把来路不明该死的刀把他给抹了脖子,他一定能抢在他前面……更别说其实完全没有这个可能。

他到底在介意什么呢?介意刀?鬼影迷踪?还是……只是在介意他不那么熟悉墨多多这个人的事实呢?


最后一个分句在心中浮出水面的瞬间他心悸了一下,企图把它抹去,又不得不承认。

他终于发现墨多多长大了。他不再是做着侦探白日梦的十岁小孩了,他是几涉艰险、年少有为的破谜者,是十九岁的沉稳的引导者。他亮出刀锋的一瞬间是那么冷静而锋利,让他曾经的引导者,几乎有些不认识他了。


或许他是应该和多多直截了当地说这让他颇为在意的一点。唐晓翼揉了揉眉心,灌下一口凉掉的咖啡,继续写他的考察报告。


回落进正常生活,再过两天就又是一个小长假。墨多多忙着赶一个ddl而他得撰写这次的报告,见面时间锐减。待到万事俱备把材料都送到埃克斯手上,就是唐晓翼也松了口气。


“辛苦你了。”返老还童的会长大人冲他温和地笑了笑,推给他一杯茶,“休息会儿再走好了。”

“喔,谢谢。”他坐下来喝茶,等会长大人的指示。

“多多的刀啊,是一次我们探古墓的时候,一位老人家给送的。”埃克斯悠悠地开口了。

唐晓翼回忆了一下那把有着流畅线条古朴优雅的刀,点了点头。

“他原本是不收的,他也不会用。让他拿把电磁枪怕是还好些。”

“只是那老人家一介绍这刀是古唐刀的一种,他就明显的愣了一下——多多那时十四岁吧——恭敬接过来了。”

“我们当他是喜欢刀或者难拂老人的好意呢。谁知道多多真的从基础十三式练起来了。我们都挺意外的。”

埃克斯笑着说:“年轻人嘛,有活力,是好事。练练武还强身健体呢。年轻的时候都无所谓,老了才比较知道健康的重要性……话说你觉得茶怎么样?我搞不懂中国绿茶的学问……”


出会长家的门才发现已是暮色四合。会长大人看起来是对茶产生了别样的兴趣,拉着唐晓翼聊一下午。唐晓翼听着,倒不厌烦:他知道他离开后的几年埃克斯实际上担任着DODO引导者的角色,如果他想再看看已逝的时光,大概没有比听这位唠叨两句更好的选择了。


他礼貌地和埃克斯道别,走出两步,按亮了手机,摆弄几下又收起。

“叮咚!”

很响的短信收件声从埃克斯家附近的树丛后传出来。树叶窸窸窣窣地响了一阵,又陷入了强作镇定的寂静。

他失笑,拿出手机再发一条。



“还不出来?”

手中刚刚按下静音的手机又一次亮起了屏幕。墨多多鬼鬼祟祟地点开,看见这样一句。

他透过枝叶的缝隙往外看。他毒舌的恋人正站在稍远的路边挑着眉看着他的方向。

“好吧好吧……”墨多多嘟哝着从树丛后面走出来,不服气地去戳唐晓翼的脸,“我明明藏得很好!怎么发现的你……”

“很好?”唐晓翼抓住他的手,推着他的下巴让他去看地上散了一地的叶子,“看看你的犯罪现场再说话。”

墨多多拍开他讨嫌的手,又嘻嘻笑着把它牵起来。


初夏的夜晚,风还是凉的。他们静静的在昼夜温差里穿行,走过亮起来的一片片流光。

多多忍不住侧头去看唐晓翼,一次又一次。唐晓翼知道,但他觉得墨多多这样子特别好笑,也特别可爱,坏心眼儿的什么也没说。


最后是墨多多自己忍不住了,伸手拉一拉恋人的衣摆,小声说你都不问我刀的事吗。

他也不要唐晓翼回答他,自顾自地讲下去了。


“刀……是你回来以前去一个古墓探险,回来的时候被一位老奶奶给送的。

“我本来没想收的……我不会用,带着过安检也麻烦。

“后来奶奶介绍的时候,说到这把刀,是横刀。唐刀的一种。

“我当时……除了上历史课,很久没听见过唐这个字眼儿了。那天突然听到了,心里好像突然被敲了一下,就…想你了。

“然后…就想起你的藏银刀。”

少年低着头絮絮地讲下去。唐晓翼的心,却已经被他的话给泡软了。


原来是这样。他心想。

不是他离开的时间里墨多多长大了、变了。恰恰相反。他离开的时间里,墨多多长高了、冷静了,却总还有一个小小的角落没有长大,还是那个十岁的小男孩,执着地思念着他的引导者,固执地等他回来。


原来是这样。

他忽然间笑了,打断了墨多多的碎碎念:“多多。”

“昂?”

“后来,你怎么过的安检?”

多多撇了撇嘴:“找亚瑟派专机送回去的呗……”

他说的不经意,偏头看看身边人,猝不及防地撞进他眸中隐晦的笑意里去。

“你笑什么?”他问着,然后自己也笑了。


———

之前即兴随手写了篇唐多,然后收到了好多小红心小蓝手!谢谢!我好开心!但是不要因为这篇文关注我啦我主坑不在查九主要在写别的欸……引导者多是一种我想象中的成长成为强大的领导者的多。我和洛基一样相信着多多以后会成为这样一个出色的人喔。

(二次编辑:我土下座承认错误!我好几年没看原著我不该乱讲话!)

我读查九的时候还得管唐叫哥呢现在他俩对我来说都是小朋友了🧐🧐🧐

【双花】张佳乐想要喝奶茶

段子体再试水,520快乐!双花甜甜蜜蜜!


张佳乐想要喝奶茶


孙哲平陪着



张佳乐想要喝奶茶。

他拿手肘捅捅孙哲平

张佳乐:奶茶喝吗?

孙哲平:不喝。

张佳乐(搔首弄姿):陪我,陪吗?

孙哲平:……陪。


张佳乐想要吃夜宵。

他从宿舍床上蹦起来,探出脑袋:“嘿大孙!”

孙哲平在睡觉,给他吵醒了,吓一大跳。

“操你大爷的张佳乐!你是不知道自己头发长了吗!”孙哲平忍无可忍地吼他一嗓子。从上铺垂下来很像贞子啊!

“对不起嘛。”张佳乐把脑袋缩回去,把头发扎了再探出来看他:“你张佳乐大爷请吃宵夜!走不走!”

“走着。胖了别找我哭。”


张佳乐想染头。

孙哲平:你想染个啥?

张佳乐:百花缭乱同款fa里fu哨!

孙哲平快头疼死了:您能不执着着把自己打扮成个鸡毛掸子吗!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张佳乐看着孙哲平

张佳乐(可怜巴巴):陪我

孙哲平:……好吧

张佳乐:耶!


唐昊路过,并大受震撼!

他忍无可忍地说:“小学生吗张佳乐!”

然后在午训被百花缭乱和落花狼籍混合双打十八回。

张佳乐:怎样!

孙哲平:不服来战。

唐昊幼小的心灵再度大受震撼。


张佳乐做什么孙哲平都陪他。哪怕是出门到收发室拿个快递呢。简直要把他这个副队惯的无法无天了。


可是张佳乐想拿冠军,孙哲平陪不了他了。


五赛季结束了,张佳乐送他走,再一个人回来。

他想喝奶茶,一会儿想吃宵夜,明天想去染个新颜色,现在有点想哭。

他深吸了一口气,也只是再翻开了孙哲平给他留的笔记本。


他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一间宿舍,一个人带领一个队伍。一个人战斗。

张佳乐想拿冠军。他一个人挣。

总有些事,是必须一个人完成的。

张佳乐很明白。他以为拿冠军是这样的。


可七赛季时候他又知道了。

总有些事,是他一个人完成不了的。


再见面就是九赛季了

张佳乐退役再复出,和霸图的中年老哥们一起挣冠军

孙哲平复出,混在义斩的小年轻里泰然自若

霸图主场对义斩,打完出门吃饭

这场霸图速战速决,打的快,吃了个饭也才九点半

两个队心有灵犀,默契得不行

张新杰说期待下次

楼冠宁说受教受教

两拨人一个往左一个往右

剩孙哲平和张佳乐俩跟原地杵着

张佳乐没动弹,觉得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就这么把他们俩大神给丢了?

他回味了一下老林临走给他丢的眼神,一阵恶寒。

那真诚的眼神,越来越有方锐的风格了。


他们相对无言。

张佳乐眨眼看他,他说,“我想喝奶茶。”

“我陪你。”孙哲平说。

“还想再吃碗米线。”

“我陪你。”

“过阵子我要去补个色。”

“我陪你。”


“……我想拿冠军。”张佳乐最后说

“不是非要你陪。”他吁了口气说,“但是我想谈恋爱,非得你陪。”

孙哲平笑了。

“嗯,我陪。”

【唐多】灯火阑珊

我流十七岁的引导者多多

想看到他的成长。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破谜什么的只是为了引入我瞎写的!


凤凰七彩的尾羽遍布空间的每一墙面,配合诡异的宗教音乐,年纪尚轻的男孩女孩们难以抵制地躁动起来——

明明已经十分确定墙后就是这片“吃人商业街”的最后真相,可却被困在一步之遥的这条诡异廊道之中,男孩不甘心地伸手锤了锤墙面:“可恶——”

“我们不会被困在这里吧?”

“这就是吃人的商业街!我们已经掉进这个陷阱里去了!”

“呜呜……好可怕……我还能再见到爸爸妈妈吗……”

想到这里女孩不禁语带哭音,男孩子们也低沉地垂下了头。

犹如这个再找不见出口的廊道一样诡异的音乐似乎愈发地响了。旋律中夹杂的银铃声像嘲笑着这个初出茅庐的冒险小队。

小队的探索者——小小的鹦鹉扑打着翅膀,焦急地想要为大家鼓起士气。可是无奈,大家在这里实在困了太久,不给视听一点休息余地的空间太容易消磨人的意志。很快,小伙伴们纷纷发出了自暴自弃的哭泣声。

他们已不知在这个空间里待了多久——手表之类的工具在先前的冒险中遗失了,就算在,作用大概也不是很大——就在他们几乎绝望的一瞬间,音乐停止,取而代之的是鸟类的惊声尖叫,震彻耳际。


南面绘有凤凰尾羽的墙面划开来,他们的引导者墨前辈好整以暇地站在向南延伸的廊道上。

他走进门来把小破谜者们一个个拉起来,絮絮叨叨地吐槽:“所以说,刚刚踏上探险之旅的小朋友们就不要掺和B级的秘境了吧?稍微考虑一下你们的引导者啊!一边要给警察叔叔打电话举报邪教组织一边要照顾你们我很忙的好嘛!读到初中了也不用我教什么叫量力而行吧……”

冒险小队的成员们一个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好了,所谓的吃人商业街,不过是邪教组织利用人在过于密闭空间必然产生的消极心理效应装神弄鬼罢了。”墨多多笑嘻嘻说,“你们所处的密闭空间看似没有出口,其实是因为你们被长条型的房间蒙蔽住,没有仔细探查而已。


“相信这场冒险你们都收获了不少,我就不说教了。说真的我也怪累的。回家吧小朋友们!暑假要结束喽——”墨多多伸了个懒腰,边打哈欠边往回走。小队领头的男孩紧跑几步跟上多多:“墨小侠前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新学期你就高三了吧!”

男孩有着大大的眼睛,装满了这个年纪对世界特有的无尽好奇。

有点像以前的自己呢。

墨多多伸手揉揉他的脑袋瓜子:“是啊。准备好好休息一阵,复习备考喽。”

“啊……”男孩的声音里透着失望。他喜欢这个一头乱发,富有活力又极度宽容的前辈。墨小侠前辈是鼎鼎有名的墨教授的孙子,有着极为丰富的冒险经历,多次与鬼影迷踪正面对抗,是个声名在外的人物,却只不过十七岁!

能有这样成绩的破谜者,在他的印象里,协会史上大概只有一位能与之相比吧?不过他记得那位前辈在海龟岛的不死国中不幸去世了,年仅十六。

于是墨小侠前辈愈发显得年少有为。何况是那么平易近人!他总是宽容他们的过失,在几次谜境中都轻松破开了谜题,反而宽慰他们只是年纪尚小能力不足。

男孩很喜欢墨前辈作为他们的引导者。他感到,在墨前辈的带领下,小伙伴们确实成长了不少。他于是问说:“凭前辈的实力,大学根本是手到擒来吧!”

墨多多笑了。确实,在“破谜者”这个职业已经被大众知晓的今天,作为破谜者所达成的成就是可以被高等院校的自主招生考虑录取的。作为声名显赫的年轻一代破谜者,他其实已经收到了好几所高校的邀请。

“好吧。那就算是,我想休息一下好了。”墨多多笑着说。声音有点随便,听起来敷衍,却是无比认真。

“那,前辈毕业以后,还做我们的引导者吗?”

男孩的声音满是期冀。墨多多却给出了另外的答案:“大概,不了吧。”

他安慰地拍拍男孩的肩膀,说:“我要踏上新的旅途啦。作为一名破谜者,我可是已经休息太久了啊。查理已经气势汹汹地叫过我好几次了,下一次不知道会不会发火呢……”

“更何况……”

他在暮色里转过身倒退走,风把他的乱发吹成更凌乱的形状。

“我的引导者,回来了。”


前辈的引导者?那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男孩看着他,等他把话讲下去。

“确实啊,他是个很厉害的人。”墨多多回忆着过往说,时过境迁依然记得那时气哼哼的心情,“不仅是个厉害的破谜者,也是个很强大的引导者。虽然不想承认,但比我好多了。他设计了独特的谜境来引导我们成长,现在想想简直是揠苗助长!但我们都从中收获了很多;他很聪明,打架也厉害。我的小队成为破谜者的时候我们都还是小学生,破谜还好说,遇到危险就一点办法没有。他总是握着一把藏银刀,和他的探索者一起保护我们;他的探索者是洛基山狼王哦!非常帅气!每次跑路的时候他都骑着狼王狂奔而去,我们在他后面用两条腿追!他嘴好毒啊!狗嘴吐不出象牙!现在想想也觉得很气人!”

“后来……因为他身体的原因,没法继续引导我们小队了。”

“我和我的伙伴,又一起去了很多地方,破解了很多谜境。说句不好意思的,许多次陷入困境,我都会想起他,我的引导者。我会想,如果是他,会怎样做呢?最后,当然是你们看到的,我们成功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秘境。”

“我记得,我们为了登上浮空城所得到的第一件秘境珍宝,就是在他的指引下找到的 是一块叫做白莲之愿的琥珀。现在我的小队已经有了不止四块的秘境珍宝,我一定要让他看看……”


话的尾音,断在风里。

墨多多在转过身正走的瞬间,在这个海滨城市繁忙港口的路灯旁,他看到他所津津乐道的、他多年未见的他的引导者,正站在一片暮色里。

他一时语塞,怔愣原地。

来人嘴边扬起弧度,叫他:“笨蛋多多。”

墨色头发的少年早不再是当年那个眼高手低顾此失彼的小孩子。他率队探险破谜,足迹遍布世界。他们早已比自己当初走得更远。

然而开口,还是这个略带嫌弃又略有亲昵的称呼。

少年听着,红了眼眶。

他发足狂奔,在夏日暮色四合的天色里,扎进了一个久违重逢的拥抱。


“动作太慢。我懒得等你,就自己来了。”

“…”

“你不会哭了吧问题多多!”

“早就不是问题多多了好嘛!我现在是解决问题多多!”

“真哭了啊……”

“嗯。我想你。也担心你泡发了。”

“……好了,没事了。我回来了。”

“嗯。”

T:想问问米娜有没有测到过三个人格(或以上)并且觉得都很符合自己的)

intp                 isfp infj

intp是节能模式。张口三屁原则

isfp表现在能力上是艺术感知和创造力

infj是温柔的理想主义,希望每个人都能好好生活

isfp不活跃。intp和infj日常打架。